当前位置:莫别离>武侠修真>一个雨天> 10:00-PM (1)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10:00-PM (1)(1 / 3)

黑暗里,许沐子背靠玄关墙壁,在邓昀的唇缓缓覆盖下来的那

节奏舒缓的《Silent Night》

音乐被闭合的房门夹断,变得模糊不清。

邓昀身上有她熟悉的味道,干净,清爽。

气息闯入,唇舌激烈地纠缠,脑海里像腾起蒙蒙雾霭,却又明澈地知道自己想要更多。

这种“想要”,过去就存在。

在背着长辈在他房间里脱掉高领毛衣的时候、在琴房里感受着他吮吻的时候、在她期盼着他到国外读研的时候。还有很多个夜晚,她披散着长发,趴在宿舍床上不肯睡,在黑暗里,眼睛发亮地和他发信息的时候.....在这场连绵不绝的雨里,漫长的舌吻点燃了所有之前积攒起来的贪求,引人沉沦。

邓昀双手捧着许沐子的脸,她仰着头,被吻得节节后退。

一步步从玄关退到房间更幽暗的深处,也许碰掉过什么东西,有金属落地的清脆声...

吻游走到脖颈,邓昀索性拉开许沐子连衣

糖纸那样,把她从连衣裙里剥离出来。

裙背后的拉链。

像刚才在楼下剥开巧克力糖的玻璃

她的舌吻是跟他学的。

到后面动作有点乱了,咬到他。

邓昀抚摸许沐子的疤痕,问她:“知道我要做什么么?”

许沐子点头。

乖得像那年她穿好羽绒服,准备跟着他逃出家门时的样子。

许沐子被邓昀抱到床上

床上依然是番茄藤的味道,让人思维混乱,分不清此刻的时间,仿佛回到一千多天前在他卧室睡醒的清晨。过去和现在的心动交织在一起,进门的借口早已经抛诸脑后。

哪还能记得那朵伦敦眼。

她睫毛颤动,呼吸混乱,但眼睛已经适应昏暗的环境,在胸腔剧烈起伏中,担忧地看过他肩侧的白色纱布。邓昀拆掉许沐子绑着头发的发绳,在她长发散落的时候,把手臂撑在枕侧

什么话都没来得及说,邓昀的吻重新落下来,吮住她未出口的关心

许沐子努力保持冷静

尽管邓昀掌心温暖,所有动作都十分温柔,唇比雨滴更轻地吻在她紧紧闭着的眼皮上、鼻尖上。

她还是抖得厉害,连牙齿都在哆嗦

他很有耐心,没有丝毫急躁或者不耐烦的情绪。

哄她放松的声音就在她耳侧,带着极力忍耐、克制的哑,压住本能的冲动。

没有电力供应,空调和换气都停止工作,门窗紧闭的房间里很闷。

汗湿透了许沐子脖颈,发丝粘在颈侧。他们尝试良久,还是不行。

她很急,眼睫湿润,甚至都带了些哭腔,决绝地说她可以

邓昀什么都没说,沉默着用手指揉磨,强制性地分掉她的心神。

他送给许沐子一份刻骨铭心的战栗。

在她涣散失神时,他用指腹抹掉她碎发里藏着的潮湿汗意,在她眉心落下一吻。

许沐子紧紧抱着邓昀的脖子,感受着他的手轻轻拍在她背上,埋头缓了很久。

之前她在心里偏执地反驳,不明白两情相悦为什么要克制。

现在懂了。

她忧闷地往他怀里钻:“可是,你怎么办....."

他额角分明紧绷着,但还是那句话:“别勾我,我缓缓就好。”

邓昀气息不稳。

夜里十点三十七分,客栈还在停电

许沐子穿着邓昀刚才脱掉的那件短袖,坐在床上摸索手机,声音迷茫地问:

“香薰蜡烛去哪了?”

邓昀在喝一瓶冰镇过的矿泉水,喝完才回答,声音不像刚才那么哑:

"忘了。"

他那么聪明,一向没有什么事情是搞不定的,现在竟然和她一样健忘。

也许能够说明,他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样镇定自若。

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是邓昀的电脑屏幕,借着淡蓝色的微弱光线,许沐子跪坐在床上给邓昀换手臂上的纱布。邓昀立了个枕头在床头,赤着上半身靠在枕头上面。

血渗透好几层纱布,许沐子担心,嘴上也就有些埋怨:

“你怎么不小心......

“怎么小心?”

回想起刚才的动作,自己整个人都攀附在人家身上,让邓昀一个人承受着两个人的体重。

许沐子不吭声了,闷头把纱布一层层往邓昀胳膊上缠

一不留神缠多了几圈,被他调侃,问她是包扎伤口还是包粽子。

客栈的大药箱里什么都有,许沐子把纱布和医用胶布都放回去,感慨着客栈的经营模式,说这地方周到得像是家里。邓昀靠在床头,侧目,问:“不觉得熟悉?”

完全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